改变自己是上帝,改变别人是愚蠢的

改变自己是神,改变别人是蠢

改变自己是神,改变别人是蠢

文/贤书

1

当我的母亲年轻时,她炒花生。她用热油炸,所以花生不脆。它柔软而且坍塌了。这不好。我们年轻的时候,我们的兄弟姐妹吃得太多了。他们没有任何感觉,他们长大了。在外面吃东西后,你会知道有必要用冷油煎炸。它香脆可口。

所以我回家告诉我的母亲,但我母亲拒绝用冷油炒,坚决使用热油。

我的兄弟姐妹和父亲让我母亲改变它。我的母亲决心不改变。

这种摇摆已持续了数十年。我的母亲仍然用热油来煎制温软的花生。我非常想念它。我从未见过她的老人炒的花生。

然而,在过去的几十年里,我们的家庭遭受了太多苦难。我们的兄弟姐妹想要改变我的母亲。当然,不仅是油炸花生的简单东西,也是人们无法忍受的许多东西。

我父亲也想改变我的母亲,但在我死之前,我还没有做过一点。我兄弟的侄子仍在努力改变我母亲的一生。现在,这绝对不可能。

2

当然,我的母亲也想改变我的侄子,但是,怎么可能,你自己不能改变它,为什么我的侄子被我母亲改变了?

直到,我的一个侄子去世了,她没有被改变。

幸运的是,这位侄子在他去世前来到了寺庙。我们达成了一个小小的共识,不要改变别人,忘掉它。

我的侄子想要改变我的兄弟,用尽他的生命,并没有实现目标。他们用刀子打架,但这不是一个举动。

即使它被切成了鲜血,也没有人被改变。

作为我家里最小的弟弟,我在他们的婚姻中目睹了许多悲伤和绝望,目睹了深深的伤害,彼此的仇恨以及彼此的怨恨。

这本书很难读,令人震惊。

我的侄子,五十岁,刚过世,她的家人,我的兄弟,一生中大部分时间都伤害了她的男人,独自坐在她的身体里过夜。

事实上,他们非常有爱心。我亲眼目睹了他们在婚前为爱做出的努力。但是,当他们住的时候,他们是怎么变成这样的?

3

这对朋友,谁没有改变谁。

而我的其他亲戚,他们都利用自己的时间和精力互相改变,让对方按照自己的标准生活。结局是双重损失和惨败。

我们的家人一生都在练习和测试这样一个真理,将自己变为上帝,改变他人是神经质的。

这是一位非常精明的信徒所总结的。有一次,他问我一些问题。我告诉他关于佛法的一些事实。他把它总结为极其天才。哦,我理解,你的意思是,改变自己是一个上帝,改变他人是一种神经病。

这是民间的天才。

我的兄弟和儿子想要改变我的侄子,因为在我年轻的时候,他们想要改变我。如果有这样的原因,我怎么能让他们改变。

直到我离开家乡,他们才放弃改变我的想法,但是,偶尔打电话,我还有一个晚上,你不应该这样做,不要那样,我会灌输。

我没有被改变。当然,我的侄子没有改变。他们也学会了敷衍。这是成长的,明智的,之前是叛逆的。

我也考虑过改变我的侄子,结果可想而知。

当我的侄子去世时,我遇到了我的兄弟。虽然我没有多说话,但人们生活在这一部分,并说啥?

但是,我们的心告诉对方,忘记它,我们无法改变世界。

4

我们可以改变的只是我们自己。

真的,无论谁不相信,无论谁来。

我们的眼睛,耳朵和舌头是感知的世界。所谓的颜色和气味触摸是一个根据严格的因果规律运作的过程。工业感有点像投影仪,它将我们的生活投射在墙上。我们错误地认为有一个我,我面对的是一个世界。

投影在墙上的图像无法更改。墙壁破裂,图像无法更改。

我们只能更改源文件,并且墙上的图像会发生变化。

每个人都只能依靠内部变化,减轻我的痛苦,甚至放弃我的实践。这就像我们更改自己的源文件,图像可以更改,以前的图像永远不会改变。

幸运的是,这些图像是无常的和虚幻的。

然而,未来的生活幻想,不改变源文件,会传递更多悲伤的提醒,没有悬念的悲剧,痛苦是没有限制的,我的父亲和母亲都有痛苦的生活,我的兄弟,姐姐和侄子它有也是痛苦的一天。

5

我一生中大部分时间都过着痛苦的生活。最艰难的一天是我开始经营和管理的那一天。那是一个黑暗的日子。即使它是近亲,也不可能改变其他人。

直到有一天,我放弃了改变谁的想法,即使是一点点这样的想法也不会让它有立足之地。

只有当这些日子开始变得更好的时候,只有当我感到一点点快乐时,才能感受到一点幸福和尊严。

在这个世界上,我们只需要改变自己,爱,同情和智慧。

然而,我过去相互反对的亲戚,同事和同事多么尴尬,我怎样才能补偿和忏悔我带给他人的伤害和痛苦?

现在,我终于明白,我所谓的管理,即所谓的群体,即所谓的概念,实际上是伪装成我自己的。

我想控制,想拥有,想要改变别人,所以它会形成人与人之间的压迫,报纸的恩典,虚伪,利益交换,道德强制,甚至各种精神控制。

在我成为一名僧人之后,我学到的生活本质就是完全平等,唯一的方法是做到这一点,内部和外部,根源是灰尘,情绪是一样的。

因此,纪律精神是同情,平等和真正的自由。

出去练习真的很有意义,逐渐理解佛法使生活中的所有美好事物成为可能。

6

不改变他人并不意味着没有做好建筑,而是知道如何给别人时间和空间,对他人有同情心,理解他人,尊重他人,爱别人,不以任何理由压迫别人,没有任何理由欺负别人。

我真的可以意识到,以“我为你做这件事”为借口改变其他人,实际上是自私和无知的表现。

只有当我们用同情和智慧来唤起内在自我改变的动力时,我们才有可能改变并有可能被唤醒。

改变他人就是压迫他人,管理他人,压迫别人,有压迫的地方,以及有抵抗的地方。

现代管理中的一些论点是正确的,但在实践中,其中许多都越来越苦,越来越悲惨,越来越疯狂,越来越紧张,我的家庭悲剧。

这不是一个理论问题。这是因为缺乏富有同情心的爱人的心,控制和使用人的心,所以任何好的方法都会变得有毒。

在我成为一名僧侣之后,我意识到佛法世界只有爱人,没有管理,只有人民的生命,没有权力失去对贪婪的控制和兴趣。

爱别人,一切都有可能理顺,控制他人,所有的伤害都有机会,只有改变自己,完全放开改变别人的企图,放下各种内心真相和不合理的标准,我们可以更好地看待自己,有机会了解情人,学会爱,以平衡世界和世界各种职业,并妥善处理。

真的值得深入思考生活,改变自己是上帝,改变别人是一种神经病。

来源:毕秋注

关于作者: yulu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